“被封缺席王乃黑手炒作”‧谢宽泰:民政不满可开除我

2020-06-10 浏览(5143) 评论(42) 当前位置:主页 > 引领时代 >“被封缺席王乃黑手炒作”‧谢宽泰:民政不满可开除我
“被封缺席王乃黑手炒作”‧谢宽泰:民政不满可开除我(槟城)2008年党选中竞选槟州主席失利的拿督斯里谢宽泰,2年来因行动过于低调,在州联委会会议中因“零”出席率而被冠上“缺席王”称号。谢宽泰今日(週二,5月25日)打破缄默,直指“缺席王”风波是党内幕后黑手所为。他说,党章列明连续缺席3次即可被党开除,因此党若对他不满,大可直接开除他,他会欣然接受。谢宽泰週二出席丹绒道光伍德宫举行的年度布施活动后说,幕后黑手形容他是缺席王,目的不外是引发民政内斗或利用党章,诱发民政党不满而将他开除。倘若党“中计”实行开除处分,自己必会接受。“我做了9年全国总秘书,我很了解党章。这些幕后黑手的目的,不是要挑起民政内斗,就是要让我被党开除。如果党真要让黑手达成目的(开除),那我就接受。只是,真的这样容易吗?”黑手要引发民政内斗他指出,槟民政联委会会议召开以来,缺席者大有人在,他绝不是“唯一”。可是许多人都缺席会议,惟独自己成众矢之的,让人公开攻击,可见幕后黑手具有个人政治议程,只为达个人目的。“民政如果学人分派系,必定前途无望。这种缺席现象,是党选后才出现。我知道除了我,还有很多人没来,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,哪些人没出席,我不做这种事。”他说,如果党是要针对缺席的“现象”作出检讨,他无任欢迎。那就请领导层公布全体出席率,一切摊开来看,再针对箇中缘由作出分析探讨,这才是胸怀开放的领导人风範,是为党利益着想。“如果不是,大家没本着奉献的精神,只是要个人利益,我不能苟同这种具针对性的行为。”此外,谢宽泰披露,缺席王新闻曝光至今,他还没收到有关方面的任何信函通知将受到行动处分。问他多年的全国总秘书经验,是否有连续3次缺席会议被开除的先例,他也说从未听闻。记者再问他是否还爱民政党,他说自己“爱国爱党”。那是党先还是国先,他回应无国何来有党,当然是先国后党!感到敏感时就缺席会议谢宽泰笑说,他不是不出席会议,而是“不方便”、“不得空”或感觉敏感时,他便选择不出席,但他有出席慈善或部份党的活动。然而,重点是他在竞选失利后,并没有在背后捣蛋或兴风作浪,根本不该面对这种“头衔奖励”。问他多久没踏进槟民政总部时,他笑而不答,后禁不起记者一再追问,幽默说了一句:“很久,不记得了。”他说,一些党活动连举办的领袖都缺席,他只是选择低调出动但没通知记者而已,就不被体谅。“不出席的原因也为了让年轻领袖接班领导,学习处理党务。我常有鼓励新生代出席,只是事情总要依个人意愿,无法强求。”谢宽泰坦言不求上报让人见,还说许多记者甚至来电约访,他都予以婉拒。“去年开始,我便不再接受专访,我深信自己过去的工作表现,是公道自在人心。我本来也不要讲的,是你们週二‘捉’到我,要我接受访问我才讲话的。不然,我不会作出任何回应。”要谢宽泰剖析丁福南时代的槟民政困境时,他却慬慎表示将坚持“三不”原则,即“不评论、不批评和不回应”,要低调行事免生事端,除非有不得已的突发情况。基层促复出统领槟民政报上一边厢被封“缺席王”、另一边厢被基层尤其北海党员“起哄”要求复出,挑战州主席丁福南而统领大旗。面对众人拥护,谢宽泰却冷待这份热情,只说:“桥都没搭成,怎样走到彼岸?”他自言,自己有亲闻倒丁甚至倒许新闻,但都採取“一于少理”的态度。他也不肯正面回应下届党选是否寻求更上层楼,被询及当了槟主席自然获得下届全国大选的“出战权”,他正色说道不见得,很多理所当然的事其实都内有乾坤。他被询及,党选落明年可能踫上全国大选时,再发挥冷面笑匠本色,说难道记者没看“万字电影”?就在问号满天飞时,他揭盅说:“《2012》啦!”除了预测全国大选落在2012外,更语带神秘说那一年,将会是很多事发生的一年,言之不知是否意味着民政党选将有“大动作”则不得而知了。从没背后捣蛋与丁仍是朋友谈到与丁福南的关係,谢宽泰:“大家都是成熟人,我从来没在背后捣蛋,不应该被讲。我和他还是朋友,我们在中央会议上见到面,都还是能谈啊。”他不否认,开始缺席时丁福南也有“探问”,但习惯后就心照不宣,没有再过问。询问州主席(丁)没有追究,可曾惹来全国主席丹斯里许子根博士的“问话”,他即刻拿出手机检查,正色回答:“No Misscall。”冷笑话一出引得众人大笑,加上“一人是朋友、一人没来电”,有人打蛇随棍上问是否“铁三角”已冰释先嫌,他摇手说这课题过时,不谈也罢,只是顺口补一句生鏽的没人去补,怎幺会好?留下暗语让人自行参透。祝邓章耀改革成功新上任的总秘书邓章耀在沉寂一段时日后,高调宣布要改革民政、以振兴民政党。谢宽泰被记者要求评断民政党是否能功成时,微笑一句:“祝他好运!”问他是否意味民政内部问题多时,他说自己没讲过,只是各人有各人看法和做事风格,甚至说小邓行动是该被鼓励的!民联执政槟州气势如虹,可是坐拥槟城江山50年的民政党至今却一潭死水,表现不佳。要谢宽泰形容目前的槟民政,他以“风平浪静”一语概括,直说槟民政无风无浪,一切平静。可是,他说话永远语带玄机,前述民政波平如镜、没丝毫波阑,但语音未散又话锋一转指表面波平的水面下时常会酝酿海啸,这种暗藏的波涛,旁人是无法观察出来。问他,这是否意味还有一年就届党选年的槟民政将再掀风浪,他只大笑说:“我没说甚幺,也不知道其他,你们就等啊!”‧2010.05.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