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2020-07-03 浏览(8421) 评论(41) 当前位置:主页 > 农村科幻 >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而我,如此清贫,只拥有梦
我将其摊平
请轻轻踩,因为你正踩在我的梦上
──叶慈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
  人类存有一种愿望,不断追求一个完美的理想社会,一个和平安宁、杜绝仇恨与悲伤,远离战争与谋杀的乌托邦世界,然而当这样的世界真正来临时,它可能会是什幺样子?电影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)做了其中一种诠释。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 

  不久的未来,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,人类过度澎湃的情感被视为是造成世界悲惨历史的根源,因此唯有根绝人类的情感、保持情绪的绝对平静,才能避免战争与毁灭。在那个科技高度发展的完美社会里,在追求理性的「真理之父」极权领导下,所有人只需每天定时将抑制情绪的药物──「普世宁」──注射到体内,就可以消除一切「情感」和「慾望」。除此之外,所有能够诱发人类情感的事物,也必须被彻底销毁,如艺术品、文学作品、音乐唱片等。

  在这个和平、零犯罪率的完美大同世界里,曲线、柔美、人性都被直线、冰冷和机械所取代,人类仅仅只有一种罪──「感觉罪」。而负责监控人类「感觉」的单位是「真理部」,他们训练出一批武功高强的「思想委员」,专门找出并扑灭人性根源最善变的「感觉」,特别是猎杀一群窝藏在荒原和地底的「反抗军」,这群人不仅保有人类的原始情感,还保存了最后一批人类遗留下来的文化资产。

不理性的祸端:一本叶慈诗集 

  由克里斯汀.贝尔主演的约翰.普列斯顿是高阶思想委员,也是这个冰冷社会中最标準的典範:无情、理性、高效率。当他发现自己搭档多年的同僚派翠私藏一本叶慈(Yeats)诗集时,他毫不犹豫地将其处决。然而临刑前派翠唸诵的一段诗句「而我,如此清贫,只拥有梦……」,却始终迴荡在普列斯顿的脑中、梦里,破坏了他原本宁静的生活。一次偶然打破「普世宁」而未服药后,他产生了前所未有的「情感」,这种感觉一再来袭,使他逐渐觉醒。起初他无法再滥杀无辜的感觉犯,后来更暗中接触并保护「反抗军」,最后他凭一己之力卧底、晋升到「真理部」最高层级,靠着绝伦的武艺直捣行政中枢,杀掉独裁的「真理之父」。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 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  这部电影中,除了超级炫技的武打枪战画面之外,最精彩的部份在于普列斯顿觉醒的过程。从叶慈的诗句扰动他的心绪;逐渐回忆起他那未準时服药、想要保留感觉的妻子,在他与孩子面前被带走处决的画面;在蒐证反抗军的温馨房间里时,被贝多芬〈第九号交响曲〉的动人旋律撼动;邂逅派翠的前女友玛莉,然而她却被真理部逮捕,含着怨恨在他眼前被火化;还有荒原里哀鸣的小狗、窗外的雨滴和诗意的夕阳,生活中的所有事物频频震慑他的思绪,不断召唤他对自由的热情。

  直到原本杀人不眨眼的普列斯顿,看到地下军成员死在自己的手中时,竟起了怜悯之情。原来,当我们能自由使用「感觉」时,俯拾皆是美丽的风景。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向20世纪三大反乌托邦小说致敬

  《重装任务》是一部藉由极端的「理性╱物质文明」与「感性╱精神文明」来重新省思人类自由的反乌托邦寓言,不论在故事灵感或是时空架构上,都取材自二十世纪的三大「反乌托邦」经典小说:以药物控制人心来自赫胥黎的《美丽新世界》;无所不在的监控网络和如「老大哥」般的「真理之父」,有如欧威尔的《一九八四》;否定感性、追求理性的世界,则像是萨米尔钦的《我们》。

完美世界的「感觉」谋杀: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

  耐人寻味的是电影的最后一幕,当普列斯顿打倒「真理之父」,解放了所有人民的「感觉」之后,我们从他的眼中看到的,不是破坏体制后,人类重新寻回「感性」的美好,就此浸淫在艺术文学之海;反而是整座城市烽火连天、战乱再起。从普列斯顿那一抹诡异的微笑中,我们不禁想像,当保有人性情感的反抗军接管政府,绝对单数的「人民」被还原为複数,当嫉妒、悲伤、忧郁、愤怒等情绪再度被唤醒,人类是否又将迎接一场又一场的战争?而为了追求再次的和平,站在行政大厦顶端俯瞰城市的普列斯顿,是否将会成为下一个「真理之父」?

  

  电影的价值不在于呈现一个定论,而在于呈现论辩的过程。理性或感性、物质或精神,在未来世界里人类该如何取捨?或许只有《一九八四》扉页上的一段引言能带来一点提示:「越少完美,越多自由」。

电影资讯

《重装任务》(Equilibrium)-Kurt Wimmer,20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