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能量‧爱情观‧江美仪先爱自己再爱人

2020-07-18 浏览(1975) 评论(43) 当前位置:主页 > 农村科幻 >正能量‧爱情观‧江美仪先爱自己再爱人
正能量‧爱情观‧江美仪先爱自己再爱人“在女人的生命中,最值得一辈子守护珍惜的人,其实一直都应该是`自己’,只有这样才会看清事实,最后找到爱自己的人。如果一天不爱了就放他走,终究好聚好散也不容易,切莫太心伤。”这样的句子,在一个自称“濑过好多嘢”,走过感情低谷的江美仪口中说出来,让人另有一番体认。江美仪和吴君如胞弟吴君祥拍拖同居,交往即将迈入第九年,既是工作伙伴也是恋人,不想要有小孩,所以有无一纸婚书亦无所谓。“我不敢有小孩,因为自认不会是一个好妈妈,没有耐心,为人急躁,而且我真的很热爱工作,我男朋友也不想要,所以很自然就这样走下去。”她说,女人“濑嘢”多了,自然就知道自己想要些甚幺,年轻时有过不愉快的经历后,就会反省,加上人一直在成长,很多想法都是会越来越清楚的。“我一直认为,拿得起就一定要放得下,如果一直紧抓着不放,以后有好的东西都没有手去拿了;以前很执着于一个人,会拚命地去为他想很多东西,却没有为自己多想甚幺。“以前,煮一顿饭都是要煮他想吃的菜,这些菜可能都不是我想吃的。我为甚幺就不去煮一桌我爱吃的?一个真爱你的人,绝对不会介意你煮了甚幺东西给他吃,我却要在很久以后,才明白这一点。“煮一顿饭尚且要如此委曲求全,我又怎幺会开心?我尽力讨好别人的同时,我也在掏空自己,结果只是让一段感情越来越累,非常辛苦。”她说,当初和吴君祥约法三章,即不洗衣煮饭、不整理收拾,更不要和他的妈妈一起住,这才开始交往。自知脾气不好难与人同住“我知道自己脾气不好,自己的妈妈都未必能够住在一起,就不想製造更多複杂的状况出来。我自己一个人住过太久,在居住的空间里我想要更舒服一点,即使是脱光光走来走去都好,只要我感觉舒服就可以了。“我是一个很执着的人,一直都迁就别人,嫌我煮得淡?好的,那明天再煮好一点,我永远满足不了他所有的要求,因为总会有东西被挑剔。现在不同了,我想喝甚幺汤就煲甚幺汤,你想喝?就分一碗给你,这样就好,不勉强自己。”江美仪认为,女人最重要还是要爱自己,疼自己,让自己开心才会有正能量,才会吸引到同样有正能量的朋友,大家一起开心;相反的,负能量如果一直超载,就会令人一直徘徊在低谷里,这低气压一直不会散,因为这会影响并集结更多负能量的人,结果自然是走不出来,去不到一个很开心的位置。“朋友在遇到感情问题时我都会这样开解她们,然后经过一段时日回望一下,你会发现所有不开心都只是一个过程,一种经历。“当你说,你一直遇到坏男人,一次两次后,你就要想是不是自己有问题?很多女人永远不觉得问题是出在自己身上。拜託就对自己好一点,这两个坏男人就当作是前世因今世果,现在还清了就不要再来第三个了。”她指出,还是有愚蠢的女人,十年八年都还是一样,骂都没有用,只能说那是她的命,那作为朋友的就只能祝福,在身边支持她。男人不用管让他懂得疼爱你男人不是拿来管,不是要去征服的,而是要让他懂得如何疼爱你,要如何令他做到这样,就是自己的本事了。如果你总是黑着脸做甚幺事都不满意,男人试了几次后都会气馁,这又如何的继续下去。“那种夺命追魂Call不断查行蹤我从来不做,男女在一起是要互相鼓励和支持,不是去管他,打电话要他回家,他要回自然会回,做这种事不如早点上床睡觉,大家都四十几岁了,实在不必去管了。”她说,人生苦短,最重要是开心,只要两人相爱,就不必理会身边的人怎幺看。“如果死的那一刻,我是开心的,有人在爱着我那都算值了,不然,因为身边一堆人的阻挠而让我留有遗憾死去,那多不值啊!已婚就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,但如果男未婚女未嫁,年龄相差20岁,或者是同志都很好,只要相爱,其他都不是问题。”形式不重要情人节无需舖张不注重形式,情人节平常地过。如果当天不用工作,江美仪在情人节这天可能不会出门,选择在家下厨,享受两人世界。即使是难逢的元宵和情人节在同一天,她仍然觉得不需要特别出门去。“我觉得情人节出外用餐太贵,很浪费,不如在家煮更好,买块牛扒回家自己煎,配杯红酒享受更好。”“其实,往年我都是去吃别人不会在情人节吃的东西。情人节就要烛光晚餐吗?No!我就偏偏要去吃火锅,或者没人想到吃担担麵吧,我就选去吃担担麵,都是一餐,不必偏要选在这天才去吃好的。”“我不是太着重形式的人,无论你爱我有多深都好,送甚幺都不及礸石那幺好,哈哈,不用买花了,将10年的送花钱折回现金再送钻石给我吧!”她说,情人节现在已成了一个消费节日,其实只要买小小的礼物就好,例如她喜欢丝巾,买一条就很开心,或者一盒巧克力都是心意,情人之间太注重形式反而适得其反。角色惹非议反映现实最重要演出被评“重口味”仍觉委屈,反映现实最重要。在《名媛望族》里,江美仪的黑丝袜挑逗刘松仁是话题之一,这个现在谈起来她声音仍然会高两度。“重口味?是不是等于25岁以后就不能有情趣,这是一对夫妇,他们在房间内做这样的事其实是正常不过,你不能接受,只能说你太肤浅。”“我只是把你带进一对夫妇的房间,很多人都会这幺做,40岁以后就不需要有情趣了吗?那情趣内衣怎幺都还卖得那幺好?”她说,也是以前较少这样的剧情,让很多观众看到不习惯,才有这个“重口味”的感觉出来。“在锺家里有三个女人,最爱的不是我,我当然是要出尽法宝来留住男人,前面有很多舖排都是呼应剧情到后面我如何爆发情绪,箇中下了很多心力去演。”她表示,来到《冲上云霄2》的情况也是一样,这本来就是一场姐弟恋,Head姐为甚幺还是要选马国明,性能力就是其中很重要的部份。“我和马国明有做过份析,一个女人到了这个年龄,性生活可能已不活跃,突然有个年轻男人给了很多冲击,自然是难忘的;所以,加插那场Morning Sex,可以说明他的体力是我需要的,然后先从这里开始来解释我对他的感觉。”最佳女配角奖视作锦上添花Head姐这个角色,儘管惹来非议,最后仍然让她夺下最佳女配角奖,她只能说一切都是“值得”。“如果你问我是否值得拿这个奖,我一定说值得,我一直在努力演好,当然这也很讲天时地利人和,时间到了,遇到好的角色,奖就落在我身上。“其实,在演艺界这行里,有很多前辈们都努力了很多年却从未得奖,我不敢说这是吐气扬眉,只能是锦上添花,是一种给我的肯定,促使我更努力去演好每一个角色的动力。”江美仪在圈中人缘非常好,她自认对人友善,肯虚心学习,所以朋友都是“积德”赚回来的。“现在会想尝试更多不同的角色,但是如果叫我演回以前的角色,我想以现在的心态再去演,可能又会有另一种不同的演绎方式。就好像接拍《My盛Lady》,很担心角色很像《女人最痛》里的Angela Auntie,都是同类型的城市女性角色,但出来后的效果很不同,又舒了一口气。”演戏靠团队感恩有明师指点江美仪在近几年来,演过许多吸睛的角色,电视圈内的“入屋”,她真的是做到了。本地观众记得江美仪的角色,到底是从哪一部戏开始?是很早期的《肥猫正传》社工Connie,还是过档去了无线后所演的角色?她是《九江十二坊》内令人揪心的宋三奶奶丁家碧,也是《巾帼枭雄之义海豪情》内软弱的赵冬妮,古装戏里总是苦情催泪,突然来到时装,她就变成Angela Auntie,在《女人最痛》中堪称最亮眼的角色,然后是《冲上云霄2》内的Head姐,还有《My盛Lady》的神刁!她说,在电视圈内要“入屋”真的不容易,在亚视拍过很多剧,走出街被人指指点点,就是叫不出你的名字,想不起你演过哪一些角色。然后到了TVB,几个角色下来,知道你是谁的人多了,出街会被人叫剧中角色的名字。“有人叫我Angela Auntie、《巾帼》热播时我是醒嫂,然后去搭飞机时,空姐叫我Head姐,对我特别好。现在,又多了一个`神刁’!哈哈”她爽朗地大笑,谈着这些角色的趣事,这个在亚视“磨剑10年”后,来到另一个平台发光,她坦承因为有过以前的经历和磨练,才会有今天,最重要的还是根基打得好。感激郑则仕“我一直很感激郑则仕大哥,刚入行时的三套剧都是跟着他开工,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。他教我的事到现在还是在用着,例如看走位、灯光,做人要勤劳和谦虚等。他说,新人不要一直想着要宣传,如何製造新闻出来,如果自己是有料的人,自然会有人走过来拍我的照片,或者肯定我是会演戏的人。”江美仪说,毕竟演戏不是个人表现,而是团队在合作的一个表演,全部人一起好,彼此带戏互动才会有火花。“在和刘松仁合作过后,更深切了解演戏时,不是一场戏接着一场戏去演,需要很多前期的準备工作。她透露,有粉丝剪了只有Head姐戏份的精华片段,她传了给刘松仁,全长大约有两三个小时。“他真的全部看完,然后告诉我表现只是`麻麻地’,其实可以更好,我原本还是觉得自己演得不错,因为出街后反应很好;经他那幺一说以后,我才发现真的可以更好。就好像一些感情戏,我是有所忽略及大意了。人生里,能有这幺一个老师在身边给予指导,我非常感激。”/副刊‧报导:张冉‧2014.02.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