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学生车赛 预见新能源车背后商机

2020-06-14 浏览(1212) 评论(58) 当前位置:主页 > 绿色乐园 >一场学生车赛 预见新能源车背后商机
一场学生车赛 预见新能源车背后商机 每两年一次、横跨澳洲南北的太阳能车赛,原本只是学生的研发竞赛。但随着电动车发展,应用在三千公里赛道上的新科技能否抢进市场,开始受到产业界关注。
 

每隔两年,澳洲北领地首府达尔文(Darwin),都会吸引上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学子团队,参加号称全球最严峻的「世界太阳能车挑战赛(World Solar Challenge)」。

比赛场地不是在赛车场,而是从达尔文直至南澳大城阿德雷德(Adelaide),纵贯澳洲大陆的斯图亚特公路(Stuart Highway),沿途要面对暴雨与沙漠气候的剧烈温差,在荒郊扎营更是家常便饭,距离长达三○二一公里,要花上四至六天才能完赛。

竞速,也考验续航力 上路「效能」列为评分指标

路上不一定会看见袋鼠,但免不了碰上澳洲特有、总长达五十公尺的巨无霸联结车,如何应变,也是一大挑战。这趟长征,每支队伍都可能因突发状况而降格到志在参加的「冒险组」,不被计分排名。例如今年「巡航组」十四个队伍,就有九个队伍遭到降格。台湾这次唯一出赛的队伍,是由高雄应用科技大学、圣约翰科技大学组成的阿波罗车队,纵使曾在二○一三年拿过第六名,但车才开过南澳库伯佩地(Coober Pedy),离终点剩不到一千公里,却因随行支援的卡车爆胎,维修无门,导致赛车阿波罗八代没赶上下一个检查点的规定时间,而被降格。「第一天车况很好,时速还可以开到一一○。」队长张庭侑懊恼地说。出发前,他们进行过无数次沙盘推演,却让一个轮胎坏了大局。

严谨的比赛规则,反映出太阳能车实际应用的发展。三十年前的第一场比赛,排名是根据赛车抵达终点的速度,但到了一三年,速度不再是唯一考量。除了竞速的「挑战组」,大会新闢「巡航组」,将太阳能能源使用的效率以及实际上路的潜力,作为评分指标,同时也容许赛车除了以太阳能驱动,也能外接电力充电。

这使得原本仅一人座的太阳能赛车,愈来愈像一般房车。参赛车型出现了两人、三人甚至五人座,甚至也有卡车的设计。因为不只充电次数,乘坐人数也是评分重要标準。

这场比赛也标誌着太阳能车商业化的滩头堡,虽然没有企业参赛,但汽车大厂通用、富豪、福特、轮胎大厂普利司通、系统电脑厂IBM,以及材料龙头科思创(Covestro), 都会以产品或经费赞助学生队伍。

举例来说,一辆太阳能赛车要做到流线、轻量化,也必须抵御酷热极寒并存的气候,这些环境及结构条件,都是大厂测试产品的绝佳机会。像是科思创就拿出尚未上市的生物基聚氨酯涂料,用于碳纤维车壳设计,测试涂料在极端天气状况下的效能。

「现在的赛车複杂度更高。」领军阿波罗车队二十年的圣约翰科大校长艾和昌观察。他○三年在高应大任教时,就率队到澳洲参赛,至今指导超过两百名学生,做出一辆辆曾奔驰在澳洲、希腊、日本、美国、杜拜的太阳能车。

一场学生车赛 预见新能源车背后商机

新设计的阿波罗八代车最高时速可达110公里,加上通风设计,灌进驾驶舱的风,能改善乘坐舒适度。

造价降,可望商业化汽车人工智慧发展是关键

「○八年之前,做一辆赛车的太阳能电池要一千五百万元新台币,还不包含车体;○八年后,车体维持三、四百万元新台币的成本,但整辆车的太阳能电池不到三十万元。锂电池也从原本八、九十万元,现在降到九万元新台币。」

艾和昌拿起阿波罗车队历代模型比划着,「太阳能电动车的时代已经来临。」连在越南及中国生产汽车零组件的台商,也对高应大的太阳能车商业化技术感兴趣,洽谈合作。这几年电动车议题延烧,日本丰田一六年宣布,在油电混合车款「Prius」加入松下太阳能电池,作为选配。掀起能源革命的特斯拉,不只在屋顶上装太阳能板,去年就传出可能採用松下的车顶太阳能电池,放在未来车款上。

不过,距离太阳能作为主要动力的目标,还差得很远。以丰田为例,车上型的太阳能电池至今最多只能增加续航力约六公里,这也是为什幺,上路的太阳能车还仅限于学术研究与学生比赛。「太阳能车要成功,一定要结合电动车,并且贯彻driveless(无人车)的概念。」艾和昌分析。

他解释, 未来太阳能电动车,必须将天气状况、充电站距离、路况等因素都纳入考量,由电脑精準配速、调控太阳能及锂电池的电力,都须仰赖人工智慧。「无人车上市、普及的那一天,就是太阳能车在车用领域真正成熟的时间。」

当初艾和昌将车队取名阿波罗,是引用阿波罗太空船计画花了快十年,才把人类成功送上月球的寓意,「我要告诉学生,可能在你毕业之前,这个技术还不会成功,但要不断尝试、勇于失败。」